为寻求刺激 4位男士密谋交换捆绑爱妻

为寻求刺激,4位男主密谋交换捆绑爱妻。摘自绳艺捆绑小说《黑夜下的紧缚进行曲》 第1章

  星期五晚上9点半。

  姜然然来到主卧室。

  “我先去洗澡了。”姜然然有些倦意,无力地说道。

  “哦。”书桌前的沈丛文一边看着电脑,一边心怀鬼胎地说。

  澡洗完毕,姜然然像平常一样穿上睡衣,坐在梳妆台前整理头发。

  梳妆台的镜子里倒映着姜然然的玉姿。26岁的她身材显得格外动人,天鹅般的长颈,清晰精致的锁骨,盈盈一握的酥胸,没有任何一丝多余赘肉的小腹,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,再加上她168公分的身高,而且由于她大学时参加过体操,受过良好的形体训练,气质方面也是比较出众,更何况还长着一副精致漂亮的童颜,想当初在学校时很是吸引男学生的眼球,被公认为当时的四大系花之一。如今成为了沈丛文的老婆,不知多少追求者知道这个消息后捶胸顿足。

  而此时的沈丛文望着镜子中美丽的老婆,心里却在打着鬼主意,正在犹豫要不要开口跟她说。。。

  这事,要从五天前的周日说起。

  沈丛文和王境泽是大学时期的朋友,毕业后两人来往也十分频繁。在读大学的时候,沈丛文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翩翩美男子,要不然也不会赢得四大系花之一姜然然的垂青。其实当时对沈丛文心生仰慕的不止姜然然一人,同为四大系花之一的谭璘儿也对他有好感,只不过谭璘儿动作比姜然然慢了一步,要不然现在沈丛文的老婆是谁还真不好说,再后来谭璘儿知道了沈丛文的死党是王境泽,于是一来二去,现在谭璘儿成为了王境泽的老婆,与姜然然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十分要好的闺蜜。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沈丛文看到了谭璘儿手腕上的绳痕,心里一动,故意问王境泽是怎么回事,王境泽也爽快,说结婚以后就想了点花样增加夫妻生活的乐趣,还劝沈丛文也可以试试,其实沈丛文早已潜水多年,听到这里,反倒释然了,看来人都是一样的,两人把话摊开之后,王境泽又介绍了具有相同爱好的黄晓明和张飞给沈丛文认识,四个人熟络后经常聚在一起讨论捆绑自己老婆的心得。四人当中,沈丛文的老婆姜然然气质最好,身材比例看起来最舒服,脸也长得可爱,虽说是童颜,但不是巨乳,王境泽的老婆谭璘儿脸最精致,也是公认的最美,拥有一身知性典雅的气质,黄晓明的老婆陈澜当之无愧的性感女王,身材也是最好的,前凸后翘,张飞的老婆朱晓丽则是标准的职场OL,黑框眼镜配上包臀裙,黑丝高跟,是最具有女人味的。

  这不,这天四人又聚在一起,似乎是讨论着什么。

  黄晓明拿起桌上的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,喝了几口之后擦了擦嘴,抱怨道:“不行了,现在我老婆一看到我拿着绳子就主动转过身去,把手放在背后让我捆,完全没了当初的刺激感了。”

  四人均点头表示赞同。

  “再美的女人也有绑腻的一天。”王境泽摸了摸下巴,一边说一边微微点头。

  张飞用手戳了一下王境泽笑骂道:“你小子就知道装逼,谁不知道你家那位最漂亮,要不是沈丛文当初看中了姜然然,哪还有你小子什么事,还绑腻了你?”

  沈丛文乐了,笑了笑没说话,他们四个人就是这样,说话从来都是毫无遮拦,因为都是自家兄弟,不会为了这些小事而吵架翻脸。

  “要不。。。咱们换换?”黄晓明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  “你小子脑子里就没装过好水,居然还想着换妻!”王境泽大骂道。

  “就是,你舍得吗?上次沈丛文就看了你老婆胸几眼,你就开始骂骂咧咧的了,就这样,还想换妻?”张飞补刀。

  沈丛文原本还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看他们撕逼,没想到坐着看热闹还是被拖下了水,于是反骂道:“欸欸,怎么说话呢,我记得那天看的最欢的就是你了,铜铃大一样的牛眼就盯着人家老婆胸和腿看,都不带掩饰一下,你没看到那天你老婆朱晓丽的脸色铁青铁青的嘛?”

  “得得得得得,都想什么呢?谁说要换妻啦?”黄晓明伸出双手,做出噤声的动作,一脸正经地说道。

  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王境泽问道。

  三人都把目光洒在黄晓明身上,期待这个猪脑子能说出点有用的东西。

  黄晓明一看这三人每个人都是一副望眼欲穿地样子看着自己,于是乎清了清嗓子,理了理衣领,正要说时。。。

  “赶。。赶紧滴,麻溜滴说,在那装什么正人君子呢?谁不知道你是我们当中最色地一个?”张飞大大咧咧地说。

  黄晓明藐视地看了一眼张飞,想着你这个粗鄙之人懂个鸡儿,不紧不慢地继续往下说:“换妻肯定不行,一来呢咱们都是朋友,绝不干那龌龊的事,二来呢就算我们答应,咱们老婆也肯定不答应啊?”

  “你这不是废话嘛?”

  黄晓明继续说:“我的意思是下次咱们聚会时找机会把她们都绑起来什么的,我们可以换着绑,但仅仅是捆绑,绝不能做别的事,这样既能找到当初的刺激,也可以增加夫妻间的信任,岂不是一举两得?”

  说完,黄晓明望着另外三人,乞求能够得到一丝共鸣。

  半晌,沈丛文问道:“你是怎么想到这一出地?”

  黄晓明拿起一瓶酒喝了一口,道:“我就实话实说,咱哥几个不就是因为同一个爱好走到一块的吗,估计咱们的老婆比咱们更清楚咱这点爱好,刚开始捆绑我媳妇时她还不乐意,可后来不也天天拿着绳子等我绑她。但现在又不同了,绑多了总归会腻嘛,直到最近我上网偶尔看别人的捆绑聚会,我媳妇好像比我还好奇,就算被绑着也要凑过来和我一起评头品足一番,而且还问我要是咱这几个老婆被绑着时谁会最好看,我想这老婆们是不是也和咱一样,也想要刺激,只是不好意思说啊?”

  刘境泽点了点头道:“有可能。”

  沈丛文回想起有一次也在网上看过别人地捆绑聚会,那次自己的老婆也被捆绑着手脚,可是她还是挣扎着过来看,看完还评论了一番,由此看来老婆们也想来一次捆绑聚会,只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说?

  “我觉得老婆们肯定跟我们都是一样的想法,这事能成!”张飞也如是说道。

  “就是嘛!我同意张飞的观点。”黄晓明迫不及待地说。

  王境泽乐了,“你巴不得吧,口水都快下来了。”

  沈丛文说:“对,黄晓明绝对是我们这里最好色的一个,别看整天人模狗样的假装正经。”

  哈哈哈哈,四人大笑。

  “所以,大家到底要不要举行这次聚会?”王境泽问道。

  沉思片刻后。

  沈丛文第一个举起手,说道:“我觉得可以试试。”

  “我也赞同。”张飞跟道。

  “你们都同意了,那我还能怎么办?那也同意呗。”黄晓明说。

  “滚!”三人齐声。

  “那万一老婆们在被捆绑时刹不住车怎么办?要知道咱们的老婆可是个个都是人间极品,难保能忍得住。”黄晓明似是有些担忧地说道。

  “另外还有一个问题,也是最关键的,就是如何劝服老婆们参加这次聚会呢?”沈丛文十指交叉顶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问道。

  王境泽点了点头,说:“我是学心理学的,据我对女人的分析来看,女人对熟悉的异性往往没有太多的戒备,所以说只要她们同意来参加这次聚会,那么到时候交换捆绑应该不是问题。”

  张飞听完乐了,说道:“诶,那你就错了,像沈丛文那样的,女人们估计会主动跑过来求绑,像黄晓明这样的,估计是个女人都会拼死抵抗。”

  黄晓明大骂道:“我有这么差吗?”

  四人大笑。。。

  沈丛文说: “如果到时候刹不住车实在要吃豆腐,我只希望不要被别人看到,更不要说出来,至于她们同不同意,你觉得她们会不同意吗?”

  三人均点头表示认同。

  王境泽道:“那我们先商量好游戏规则吧,先说好再告诉她们比较好。”

  黄晓明说:“我同意,先商量好怎么做,大家都遵守规则就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。”

  沈丛文说:“我有个主意,把她们们捆好后蒙住眼睛堵住嘴,然后骗她们换妻,然后各自拉自己老婆到不同的房间,完了再让她们看见是自己老公,看她们整个过程的反应如何,怎么样?”

  “流氓就是流氓。”王境泽夸道,“这主意缺德得可以。”

  “捆好后先跳舞。”黄晓明赶紧说。

  “你她妈就是想趁机占便宜。”张飞笑骂。

  “绑完了之后还得让她们端茶倒水。”王境泽说道。

  “都他妈不是好人。”沈丛文摇摇头道:“完了,真是不是变态不聚头啊。”

  随后哥几个统一了看法,下周末捆绑聚会。
  规则一:老婆们穿着必须性感或者端庄得体,暴露程度要适当,必须穿裙子;
  规则二:胸罩和内裤必须半透明,另外内裤必须是系带;
  规则三:鞋子必须是高跟鞋,款式随意,鞋跟不得低于8公分;
  规则四:抽签交换捆绑,不准抽到自己老婆;
  规则五:尽量别吃豆腐,要吃也不能让别人看见。
  最后就是下星期五晚十点前必须将聚会的事和老婆说好,不参加可以,参加就不许中途退出,否则就此散伙,省得将来尴尬。

  后来哥们几个又为了老婆们的内衣争吵了半天,经过如数家珍般的回忆,于是又有了附加规定:姜然然是粉色的内衣,谭璘儿是蓝色的内衣,陈澜红色的内衣,朱晓丽黑色的内衣。至于其他的装备就看自己的能力了。

  最后几个人商量要不要事先和老婆们说好。沈丛文说就提一下下周末聚会,并且告诉她们聚会时肯定会绑她们就行,女人嘛,有时稍微让她们们觉得紧张一下反而更好。周末的聚会地点在张飞的家里,卧室多且宽敞。星期六下午六点,先烧烤,然后活动,不来可以,来了不许中途退出,星期五晚十点确定超过两家不来自动取消,至于工具嘛,每个人自备绳子若干,手铐两幅,镂空扣球一个,眼罩一个。

  四人都无异议。

  时间回到周五晚上九点。

  沈丛文望着妻子的背影,心中一动,悄悄地从柜子里拿出一段短绳和一副手铐塞在枕头底下,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站起来,走到姜然然背后时一个急转身,一下将姜然然抱住。没有一丝防备的姜然然还没来的及叫一声就被沈丛文抱到了床上。沈丛文熟练的用自己的一只手将姜然然的双手扣在背后,另一只手从枕头底下拽出短绳,姜然然立刻明白老公的企图,身体停止了本能的挣扎,只是努力将头转到一边,默默地享受起老公对自己的折磨。

  将姜然然的双手捆好后,沈丛文又从枕头下拿出手铐,因为姜然然的脚踝比较纤细,沈丛文将她的两只小脚交叉在一起,用手铐的一个扣环将她的两个脚腕扣在一起,然后把她的腿反折,将另一个扣环扣在已经捆好双手的绳子上,做完这一切后,沈丛文将姜然然抱起,让她呈跪姿在床上,抱起姜然然时,脚腕处的手铐搁着皮肤产生的疼痛让她不由地皱了皱眉头,衬托着那张可爱纯真的小脸,显得格外诱惑。

  手铐的链子不长,姜然然由于是两个脚腕被交叉拷住,又跪在床上,所以无法将脚抬起,只好将被绑在背后的双手努力向下,尽量靠近脚腕以减轻对手腕的压力,这么一来,不得不将胸部挺高,头也向后扬起,姜然然也感到了激动,不经意呻吟了一声。

  沈丛文看到脸色潮红,昂首挺胸地姜然然不禁兽性大发,一个翻身将姜然然压在身下,正欲上下其手,可能由于手铐链子真的太短了,姜然然表现得有些吃力,沈丛文只好停下动作,犹豫了一下打开了扣住她双脚的扣子,从柜子处再取来一段短绳,将姜然然的两只小脚并拢捆住,然后将她抱到衣橱里,将手铐的另一头拷在衣橱里的金属杆上,这样一来,姜然然就成了被反吊的姿势,头冲墙,屁股高高撅起,金属杆比较高,姜然然被并拢捆绑的两只小脚正努力地踮起着保持平衡。

  沈丛文双手搭着姜然然的腰,低头将嘴凑到她的耳朵前,轻轻吹了口气,然后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。

  “好老公,快要了我~”姜然然被沈丛文挑逗的快承受不住了,娇声说道。

  (此处省略一万字)

  床上。

  沈丛文抱着手脚仍被绑着的姜然然。

  此时姜然然脸上的潮红似乎还未褪去,一脸幸福地靠在沈丛文的胸膛上,确实,当沈丛文第一次提出想要捆绑姜然然时,她曾一度不理解老公为什么要这么做,但是她也没太抗拒,反正只要不疼,就随便老公怎么折腾,再说有时也确实很舒服。每次老公把她捆绑好后都会说她很美,她将信将疑,不过有时也能在被紧紧地捆住后体会到一种异样的快感,所以也就随他了。比如此刻,虽然手脚被缚,但却能激发他的保护欲,那种感觉还是挺让女人安心的。

  “下个星期周末我们想聚聚。”

  “好啊。”姜然然有些欣喜。

  “聚会时我们想把你们几个女的都绑起来,看看谁最漂亮性感。”

  姜然然笑了笑说:“你们几个臭流氓。”

  “你愿不愿意啊?哥几个都说你肯定不愿意也不敢。”沈丛文激将道。

  姜然然反攻道:“谁说的,要是她们几个同意,我没意见,谁怕谁啊。”

  “你当真啊。”

  “滚你的。”

  姜然然本想用手拍打一下沈丛文,发现自己手脚还被捆着,于是就转为白了他一眼。

  因为只是探探口风,所以沈丛文就换了话题,不过心理也有数了,就是好像这事不像想象的那样难。可能是觉得在开玩笑吧,姜然然的反应让沈丛文心里有了底。

  晚上十一点。

  沈丛文为睡熟了的姜然然盖好被子,拿起手机。

  王境泽:“怎么样,大家都探过口风了吗?”

  沈丛文:“我提了周末聚会,到时候会把她们捆在一块,她说谁怕谁啊,我觉得她应该不会抗拒,你们呢?”

  黄晓明:“我和她提的时候她正在网上写小说,听完我说的后好像并不反对,只是问我把捆一块后还想干什么?我说就是捆绑,然后她也就不说什么了,我觉得我这边应该也不会有太大问题。”

  刘境泽:“我也探过我老婆口风了,她只是问我到时候是不是真的换着捆,我说是的,然后她就说好,我寻思着,我老婆是不是比我还心急要被绑起来啊?”

  沈丛文:“哈哈哈,八成你那老婆是想被我绑起来吧?”

  王境泽:“滚你的!张飞,你呢?你家晓丽怎么说?”

  张飞:“还可以吧,好像问我你们不是想换妻吧,我说不是,她好像还是觉得我在开玩笑,说你们真想的出来。”

  黄晓明:“朱晓丽那边问题不大,主场就是在你家,到时候其她三个女人被绑起来了,那还能由得了朱晓丽?”

  王境泽:“我们简直就是一群禽兽!”

  四人都发了哈哈大笑的表情。

  沈丛文:“我们的口号是。。。”

  黄晓明:“活捉花姑娘。”

  张飞:“全部草飞!”

  王境泽:“紧缚聚会,gogogo!”

上一篇:十八岁小护士出租屋自缚让发现 被迫成为富二代私人奴仆

下一篇:女朋友用四马躜蹄的姿势把小妹捆绑在卧室虐打

注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由束缚文馆收集整理并分享与同好交流;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!

评论

首页 | 视频 | 小说 | 交友